楷模还是反例?任天堂员工平均39岁,高管低薪冠绝全球

楷模还是反例?任天堂员工平均39岁,高管低薪冠绝全球

此前,任天堂曾公布了一份截止至2020年3月份的全年财报。财报中透露出了两个十分有意思的数据。第一个是任天堂日本的平均员工年龄约为39岁,并且大多数在公司工作超过13年;第二个则是任天堂几位高管基本薪资之低可谓冠绝全球。

而正是这份财报,最近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在任天堂与美国上市游戏公司、以及中国公司的对比中自然会引发不少思考,比如游戏人能工作到多少岁?高管到底应该发多少薪资才是合理?

█ 任天堂财报瞩目,员工平均年龄达39岁

楷模还是反例?任天堂员工平均39岁,高管低薪冠绝全球

任天堂财报中披露员工平均年龄39岁尤其让中国游戏企业感到诧异,行业中总是充斥着35岁后不适合做游戏的声音,相比之下欧美游戏业仅有1%的从业者年龄超过50岁,大多数的开发者处于25-40的生命黄金期。

在同样是游戏大国的中国,各大上市游戏企业纷纷以员工平均年龄26、27、28为荣的时候,任天堂这家全球公认的游戏巨头却在用一帮中年人做游戏,反差实在是太大。与任天堂对大龄员工的包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中国科技行业一旦渡过职业黄金期,很多普通从业者在求职过程中往往会遭遇各种刁难。

但把目光移向日本,会发现日本游戏行业的从业者年龄分布完全是另一番景象,40岁以上的游戏制作人可以说不在少数。据外媒统计,日本大型游戏制作人的年纪普遍在50岁左右,曾制作出如《合金装备》系列、《死亡搁浅》等深受全世界玩家喜爱的游戏作品的小岛秀夫,今年56岁;创作出GTA 2019年度最佳游戏《只狼:影逝二度》,并奠定了东方魂系玩法的宫崎英高,当年也只是45岁。

楷模还是反例?任天堂员工平均39岁,高管低薪冠绝全球

游戏从业者普遍面临的中年危机似乎在日本并没有奏效,据任天堂2020年(2019.4-2020.3)财报显示,任天堂在上一财年的净销售额为1.3085万亿日元(约合873亿人民币),年同比增长9%;净利润为2586亿日元(约合172亿人民币),年同比增长33.3%。这样傲人的成绩,其创造者正是任天堂一群平均年龄在39岁的“老员工”。

楷模还是反例?任天堂员工平均39岁,高管低薪冠绝全球

日本游戏从业者年龄普遍比其他地区更大,其中自然有日本社会“老龄化”等客观因素的影响,但这也证明了游戏成绩的好坏与开发者的年龄并无太大关系。相反,更多的因素指向了游戏公司的内部管理问题,更上一层来说就是企业的价值观。

任天堂选择通过恰当的管理方法,使得这些外界眼中的中年开发者能够融入整个公司,而不是对老员工进行不断地残酷淘汰,不仅构建了公司良好的劳资关系、也依靠具有经验的成熟团队造就了任天堂一系列的游戏大作。任天堂具有人性化的做法和公司价值观,毫无疑问值得中国乃至全球的游戏企业学习。

█ 任天堂给高管发多少钱?基本薪资之低冠绝全球

楷模还是反例?任天堂员工平均39岁,高管低薪冠绝全球

据任天堂财报显示,任天堂中收入最高几位高管的分别为:任天堂社长古川俊太郎,拿到了2.58亿日元(240万美元);被玩家誉为“马里奥之父”和任天堂偶像的宫本茂,其年薪则为1.92亿日元(179万美元);而任天堂开发部总经理高桥伸也的年薪则是1.32亿日元(123万美元)。

虽然这部分薪资指的是任天堂高管的基本工资,股权激励部分未知,但这样的薪酬水平确实相比美国、中国的游戏企业来说低很多。

楷模还是反例?任天堂员工平均39岁,高管低薪冠绝全球

Bobby Kotick

据2019年的公开数据显示,动视暴雪的CEO Bobby Kotick基本年薪为175万美元,相比其宫本茂偏低,但如果把股权激励计算在内,Kotick在2019年的在动视拿走了3000多万美元。而在非盈利企业社会责任基金会A s You Sow的另一份报告透露,EA首席执行官Andrew Wilson的薪水和股权奖励在2018年总计超过3500万美元。

宫本茂等人的薪资是否包含了股权奖励,任天堂在财报中并未做出说明,但部分日本网友表示,根据日本《金融商品取引法》的相关规定,以上公示的薪资是包括分红在内的所有收入的总额。若真是如此,同样是高管的宫本茂,其年薪却连对方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两者的薪资差距如此之大,也引起了人们关于公司高管薪资过高还是过低的讨论。

█ 游戏企业高管高薪更为普遍,激励还是槽点?

实际上,在一些世界顶级的公司中,特别是欧美的公司,高管坐拥高薪酬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在高管的薪资构成中,股权奖励成为了其主要的收入来源。通过签署的雇佣协议中的“股东价值创造奖励”,动视的CEO Kotick在业绩达标的前提下,可获得多个股权奖励。这位动视的老板在2019年获得的薪资是该公司平均员工薪酬总额的319倍,令人惊愕。

楷模还是反例?任天堂员工平均39岁,高管低薪冠绝全球

不仅是欧美公司的高管享受着高薪待遇,在中国同样如此。据公开资料显示,被称为腾讯“打工皇帝”的刘炽平在2012年的年薪就高达7900万元,而到了2015年,其年薪更是升至2.5亿元,而2017年他的收入则是4.32亿元。

楷模还是反例?任天堂员工平均39岁,高管低薪冠绝全球

腾讯另一位神话人物——曾帮助腾讯奠定中国互联网龙头老大的“微信之父”张小龙年薪也同样过亿。当然,高管的高回报,很大部分是跟其主导研发的产品的市场表现呈正相关。

可以看到,在这些国际性的大公司中,高管年薪过亿(人民币)是一件十分普遍的事,甚至有部分公司高管的薪资加起来可以占据公司一年净利润的10%以上。这样巨大的年薪比起大多数员工的收入相形见绌,也不可避免地催生了部分员工对高层管理人员薪资占比过高的抱怨。

楷模还是反例?任天堂员工平均39岁,高管低薪冠绝全球

其中,CtW投资集团选择站出来为员工发声。“我们相信,拥有良好的薪酬分配就等同于一家公司取得了长期的成功。”CtW执行董事Dieter Waizenegger说道,“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在我们的关注范围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它一直未能解决长期存在的公司治理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决定在今年早些时候采取更有力的行动。”

CtW成立于2006年,为美国多家工会养老基金提供咨询服务,并承担了加强企业责任感的使命,近年正致力于推动和改变企业对于高管要配薪酬的看法。在一些公司看来,高的薪酬是留住这些顶尖人才,防止对手挖走的必要举措。

CtW对这种常见的论调进行了反驳,认为这种论调“烂大街”了。当一家公司的股价表现良好时,公司会说,这是在给高管们奖励,让他们留在公司里,以保持这种强劲的业绩。在股价不那么火爆的情况下也是如此,只是这次给高管颁奖,是以激励他们努力工作,改善公司健康状况的名义。

楷模还是反例?任天堂员工平均39岁,高管低薪冠绝全球

“高管的职能被过度放大,而员工的努力则被视为可有可无。在游戏行业里,让工人们拼命完成一个项目,然后在项目完成后解雇他们,这现象只发生在游戏行业。在一款大型游戏发布后,这种预期的裁员是有问题的。”CtW的高管薪酬总监Michael Varner说道。

为此,CtW曾大力号召相关公司股东对高管的薪酬奖励提案进行投票反对,提倡避免将高管“伟人”化,认为应该剔除掉除高管除基本年薪之外的报酬,这样的倡议也赢得了不少员工和股东的赞同。

█ 当大厂高管真的很容易么?另一种视角看高薪

反对的声音出现,GameLook并不感到奇怪,一方面,从数据看来两者的“贫富差距”确实十分明显,滋生不满属于正常现象;另一方面,由于高管的薪酬都是从公司利润中扣除出来作为奖励发放的,而降低薪酬待遇显然对各个股东有利益上的好处。

但若只看实际利益,而不从立体的大环境中进行考虑,这样的想法未免有些偏激。纵观如今的上市公司,如EA、动视暴雪等,均为员工数量上万的,规模宏大的公司。要管理这样一个上万人的公司,对高管而言,不仅需要卓越的能力,还要承受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压力。

楷模还是反例?任天堂员工平均39岁,高管低薪冠绝全球

当然,高管本身的业务能力也是其最重要的核心因素。作为企业运营的核心人物,高管还要对公司未来的业绩负责,但跨国公司的业务范围之宽广,并非一般人所能轻易掌控。否则,为何能当上公司的高管总是少数人,而非大多数人?

这种能让公司产生利润的核心能力,若摆放到市场上明码标价,对于那些曾经批评他的投资者来说,难道不是又一个大型真香现场吗?即便不作为员工,这些能力拔尖的高管出来自己开公司融资创业,赚取的回报想必不会低于前公司开出的年薪。能留在原来的公司,正是出于对公司的信任和感情。

投资者,本质上仍是逐利的,思维方式偏向利益本无可厚非,但想凭借对高管薪酬股权激励实行“一刀切”的做法,来提升报表数据或自身利润,显然过于莽撞且得不偿失。这个问题原本可化简为“3000万还是1000万”的问题,而不应该跨行业、跨知识,利用部分现象来造势和强行改变,毕竟强扭的瓜不甜,还容易摔烂。

管理公司和投资原本就是两个不同领域的工作,现在由于利益而被放到审判的天平上进行考察。在GameLook看来,EA、动视暴雪等大公司对于高管薪酬分配上可能确实存在着不合理的嫌疑,但这并非是投资者进行一刀切的理由。双方应该寻找一个标准的公式,将薪酬进行量化,而不是在双方认知不同的情况下展开对峙。

还是回到那个问题:3000万过高?那1000万总行了吧。

楷模还是反例?任天堂员工平均39岁,高管低薪冠绝全球: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