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的母亲节,逆行湖北的她们在家了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人们正常的生活节奏,打断了别具意义的节日仪式感。春节元宵,本是一家团圆的日子,坚守岗位的人们与家人聚少离多;清明五一说走就走的旅程无奈取消,做好的行程攻略只待来年重启;说好一起度过情人节,眼见成为靠视频通话触摸不到的恋人……
而慢下来的生活却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去重新拾起被忙碌工作忽略的亲情,重新发现一同“隔离”在家的母亲的小事,尤其是在疫情逐渐好转、生机勃勃的夏日,重新收获回归母亲身边感动。母亲节至,我们邀请了母亲/孩子聊聊他们在疫情下对“母亲”这个概念的感悟。
广东省第22批援鄂医疗队队员、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整形外科护士长 刘星怡:女儿写信告诉我说,有成百上千位妈妈站在抗疫第一线,像一束束光!
我们是2月21日出发的,17日就接到了通知,那天刚好也是我的生日。我有两个孩子,大女儿今年12岁了,女儿6岁。大女儿还好,比较理解我的工作,只是不情愿我走;小女儿还小,不是很理解,离开前,我去哪儿她都要跟着我,生怕我走。我骗她说“因为有人生病了,我要去给他们送东西,三天就回来”她才勉强同意。
去了武汉以后,为了节省上洗手间的时间和节约物资,我们不敢喝稀的东西,只敢吃面包、鸡蛋和水饺这些“硬”食物。作为病区的护士长,除了进到病房里,我还需要跟中南医院、雷神山医院的当地医护人员、医疗组进行各种协调和沟通,对病区的护理质量进行指导和督查,调整护理方案和培训护士。最开始的三周我几乎整晚失眠,需要服用助眠的药物,到后面需要借助抗焦虑的药物,整个人绷得很紧。
刘星怡护士在武汉
由于时间基本不够用,我与家人也没法天天联系,尽量在每天晚饭后抽空打电话,但更多只敢与先生联系。因为只要一跟孩子联系,孩子就一直在哭。让我非常欣慰的是,大女儿非常支持我的工作,她写了一封信告诉我“病毒虽然很厉害,但是我们不怕,因为在这场疫情中,有成百上千位妈妈,像我的妈妈一样,冒着生命危险,毅然决然站在了抗疫第一线,像一束光照进了病人的心坎里”。我记得那时我刚从病区里面出来(病区不能带手机进去),看到了她的信,一下子就坐在更衣室里面哭起来。我也以她为豪,小小的年纪能够理解这种大义。

2020的母亲节,逆行湖北的她们在家了: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